亚洲色国产欧美日韩-中文字幕不卡乱偷在线观看亚洲色国产欧美日韩-中文字幕不卡乱偷在线观看

搜索

潮湿的阴道

潮湿的阴道

我叫冰冰,今年已经18岁了。我之所以要讲我和爸爸的事情,因为我对父亲的感情是很难用其他方式来表达的。

小时候,每个晚上我都会要父亲来我的床前和我说说话,搂着我,让我在他宽厚的怀抱着熟睡,还不停地摸我的下麵,摸的我好舒服。当我慢慢大了以后,父亲对我这样的亲昵就慢慢的少了,让我好失望。

其实我也明白是为什幺,始终是男女有别,所以有时候我在洗澡时摸到我那双发育得很好的乳房会暗暗生气,恨它们为什幺会长大,让我不能再得到父亲的拥抱。

我12岁的时候,有一次,我晚上上厕所,听到爸爸妈妈卧室裏有奇怪的响声,便偷偷走到他们的门口,往裏一看,爸爸正骑在妈妈身上,身体快速地前后运动,妈妈的下麵传出:“咕唧、咕唧”的响声,妈妈不停地呻吟,好像很舒服的样子,我看的心惊肉跳,赶快回到床上,感觉我下麵湿湿的,一摸粘粘的。

情色图书馆

从那次之后,我晚上经常会留意爸爸妈妈卧室的动静。有几次都是在半夜,我听到有喘息声,就悄悄的侧起耳朵,溜到爸妈的卧室门口,听裏面的声音。听的时候我总是非常兴奋,呼吸急促。

每次偷听以后,我就忍不住把衣服脱的光光的,裸露的躺在床上,手慢慢的从胸部向下移到私处。一手轻轻揉搓着挺拔的乳房,一手玩弄着粘粘的阴部。弄着弄着,我的奶子觉得越来越挺拔了,乳头也鼓鼓的粉红色状,很是可爱。

我用手指慢慢挖弄着私处,觉得流出了更多粘稠的液体。我很兴奋不断的玩弄着,手指还不时地深进去一点点。

不过因为我还是处女,所以就停在快碰到处女膜的地方来回玩弄。突然觉得有东西要流出来的感觉,接着一股一股的淫水流了出来。流到手指、大腿、床单都是。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特别想让爸爸来摸摸我,像他弄妈妈那样弄我..可一直没有机会。

在我14岁的时候,一天机会终于来了。

那是我们开学不久,学校运动会后,我中午满身的汗水跑回了家,就急不可待的沖了浴室。妈妈正好没有回来,只有爸爸在家。

我在温暖的水下享受那种惬意的感觉时,我想:“何不今天让爸爸再摸摸已经14岁的我呢?他也许会像弄妈妈那样弄我的。”

我知道父亲正在客厅看电视。我便叫道:“爸爸,你快来!给我擦一下背,都是汗水好难受哦!”

“哦!”父亲答应了一声。浴室的门一下被推开了,是父亲!他立刻怔住了,他显然没想到我已经是个大姑娘了。

还是我首先打破那种尴尬,说:“爸,快给我擦呀!”

爸爸拿起了毛巾开始为我擦拭着,我感觉得到父亲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但他还是继续着给我擦拭,当他的手落在我的屁股上的时候,他的动作显得很慢很慢。

“冰冰,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!”父亲的声音透出一种奇怪的情绪。

我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说:“爸爸,你以前也给妈妈这样擦背吗?那你就把我当做妈妈吧!”

爸爸的手什幺时候丢下了毛巾,我也不知道。他开始用他的手慢满的抚摸着我的背和脖子,一只手滑下到我的屁股沟中。

当他的手指触到我的阴户时,我很是兴奋!为什幺会这样?我也不知道!只是觉得父亲的手指让我感觉很舒服!

这时候父亲的呼吸有点沉重了,他已经用手握住了我的乳房,我整个人都是靠在父亲的怀裏了,他轻轻的揉搓着我的乳房,小小的乳头已经变得硬硬的了。

“我的乖女儿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了!”父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。

我有些梦呓般的说:“我是爸爸的乖女儿,是爸爸的美丽女人..”

十四岁的我,对性已经有点朦胧了,但我知道我很喜欢父亲这样的抚摸。

父亲把我放在抽水马桶盖上坐着,他蹲在我的身前,把我的一只乳头含在了嘴裏,乳头上传来的感觉,就好像电流般的刺激着我稚嫩的身体,他慢慢的亲吻下去,直到我的腿间。我的阴户上刚刚长出几丝稀疏的毛,让我觉得不好意思,但此刻我听见父亲的那种恍惚的声音在说:“哦!简直和你妈妈一模一样的啊!”

“爸爸,妈妈也是这样的毛吗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他。

“是的,你的妈妈也和你一样,只是你还很少,她有很多很多..”说着,父亲低头去亲吻我的阴户。

我一下觉得好紧张,但我没有拒绝;我那时候从同学的口裏,就知道男女之间有“口交”的这回事了。

父亲的舌头慢满的把我阴唇分开,然后把舌尖伸进了我的阴道中,娇嫩的阴道在他的舌头舔舐下变得湿润,我感觉一股股的热流往下涌去。他把我抱到卧室裏,让我躺在床上,继续摸我,经过长时间的挖掘之后,我的阴唇像花瓣一样张开来了,花蜜也渗透出来。

“我受不了啊!”我只想这个时刻能永远停驻,让这种快感延续100年..而现在我又有了另一种更炽热的沖动,我十分期盼着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小屄屄裏去。

他把我两腿叉开,那裏早已湿润了,他用手把两片阴唇掰开。他毫不客气的扶正阳具,对準我的嫩屄眼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
虽然阴道裏已十分潮湿,充满了黏黏的爱液,我的下面仍感到一阵轻微的疼痛。他停了一下,开始慢慢的抽插..开始时我只感觉下体很涨,还有些苏痒。但到后来只感到一阵阵的快感,我根本憋不住,淫水一波波地向外流,爸爸的抽动显得比刚才滑畅。

“嗯..好多了!...我能快点吗?”爸岔爸温柔的问。

我不由自主的说:“爸,你可以再快一点,再重一点..我要你快快的动啊!”这时爸爸便开始飞快的抽送动作。

“啊..嗯..啊..哦..啊..”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“嗯,舒服吗?”爸爸轻声问。

“嗯..啊..我好舒服啊!”

我的下麵有些酸,又有些胀,那感觉是难受又说不出的美畅..这时就只听到我的屁股和爸爸身体某部分击打的“啪啪啪”声。

我感觉他越来越猛了,最后猛猛的抽送了几下,也是我感觉最舒服的几下,我感到他的鸡巴在我的阴道裏更为涨大、跳动..我也感到一阵从没有过的轻松,说轻松还不如说是舒服吧!

他用力的抱着我,我也用力的抱着他,亲吻着,他整个人都瘫软的压在我身上。

那是我和爸爸的第一次。那次后,我们曾有过好几次短暂单独相处的机会,每次爸爸都会把握时机,迅速褪去我的全身衣裤,抚摸、吮吻我的全身,然后便激情的和我做爱。

只是我俩能单独相处的机会不多,每次的时间也极为有短暂,而且还担心妈妈的不速出现,所以都不能无忧无虑的尽情欢媾。

机会终于来了。这天吃晚饭时,妈妈突然说,她的几个老朋友约她一起到外地旅游,大概要一个星期,自己拿不定主意,想问问爸爸和我的意见。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喜讯,我欢喜的快要晕过去了,想必爸爸的心情也差不了多少。

我和爸爸开始极力的怂恿妈妈去旅游。妈妈犹豫了半响,总算下了决心。

妈妈又问我想不想去?我自然是不想去的,便撒谎说,想在家好好温习功课。

妈妈没有勉强我,反而夸我懂事,知道学习了。最后妈妈仍是有些担心爸爸照顾不好我的饮食起居。

爸爸微笑着拍拍我的头,一语双关的对妈妈说:“你就放心去玩吧,我会好好的照顾好女儿的。”

爸爸开车送妈妈去火车站和朋友会合,我则留在家裏,既兴奋又焦急的等待着爸爸快些回来。

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,我都可以爸爸无拘无束的在一起!还有什幺能比这让我高兴的事呢?!这是我多少天来梦寐以求的。

天哪!我不是在做梦吧?咦?怎幺爸爸去了这幺久还不回来?我胡思乱想着,坐立不安,心急的在房间裏来回的转着圈。

快到中午的时侯,终于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爸爸回来了。我赶紧将爸爸迎进来,迫不及待的飞入了爸爸的怀抱。

我刚张开嘴,还没来的及说话,就被爸爸的热吻堵住了,我们蜜吻了好久才分开。

我娇声问道:“爸爸,你怎幺去了这幺长时间,我都要急死了。”

“我也想快点回来,好好疼疼我的骚女儿。但是碰到塞车了,所以才回来晚了,让冰冰等急了。”

“妈妈说要你好好照顾我,爸爸,你也亲口答应了,可不许赖帐喔!”我向爸爸撒着娇。

“爸爸当然不会赖帐,我已经到公司交待过了,这个星期放假,可以天天陪着我的冰冰,这样总满意了吧!”

我听后亲了爸爸一下,高兴的说道:“这是真的吗,爸爸,你太好了。”

“好了,爸爸现在要履行诺言了,开始好好的‘照顾’你了。”

爸爸抱起我,向他和妈妈的卧室走去。我温顺的依偎在爸爸怀裏,心裏特别的激动,这是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过在爸妈的大床上做爱,今天终于可以在这幺宽大的床上玩乐了。

爸爸把我轻轻放到床上,然后开始脱衣服,我却不知怎幺了。一直盼望着这个时刻的到来,可当这一刻已在眼前时,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,只是红着脸呆呆的看着爸爸。

爸爸很快就脱光了衣服,看我没有动,便笑着问道:“冰冰,你怎幺了?还不好意思呢!我都脱完了,该你了。”

我这才明白爸爸要我自己脱衣服,便羞红着脸,慢慢的宽衣解带。

因为以前几次都是爸爸主动的脱去我的内外衣裤,不曾自己在爸面前除下衣服,今天要自己一件件的脱,还真有些害羞。

爸爸坐在床边,津津有味的看着,还不时的拿起我脱掉的内衣内裤放在鼻子上闻着。

不一会我也脱光了衣服,见爸爸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身体,便羞涩的藏进爸爸的怀裏。

爸爸按住我的乳房,轻轻的揉着,一边问我:“你今天是怎幺了,冰冰,和爸爸又不是第一次,还这幺害羞。记住,这个星期裏,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不安和烦恼都抛到一边,全身心的投入,这样我们才能玩得开心、尽兴。懂了吗?”

我红着脸,眨着大眼睛,向爸爸点点头。

爸爸抓起我的手指,轻轻的按着粉红的乳头,说道:“你的奶子太迷人了,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口水的。乖女儿,你的奶子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些,你自己摸摸看。”

我摸了摸,觉得乳房实比以前丰满了许多,而且更加的柔嫩细滑,我想这和爸爸和我经常的揉搓抚摸分不开吧!

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便问道:“爸爸,你是喜欢我的奶子多一些呢,还是喜欢妈妈的奶子多一些?”

这个问题似乎让爸爸很为难,他挠挠头,想了一下才说道:“其实你和妈妈的奶子我都非常的喜欢。你还在发育,所以奶子没有妈妈的大,乳头也小一些,但是要比妈妈的奶子坚挺。除此之外,我也分不清更喜欢你们中间的哪个。”

爸爸用手玩了会乳房,低下头啜住我的乳头吸吮起来,还不时的用舌尖轻柔的舔着。还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挲着,最后按在我的小屄上扣弄起来。我浑身酸软的靠在爸爸怀裏,不住的轻哼着。

可爸爸老是进攻左乳,却把我右边的乳房冷落了,我有些不满的嗔道:“爸爸,你好偏心呀!”

爸爸没有反应过来,疑惑的问道:“爸爸怎幺偏心了?”

“你当然偏心了,要不然的话,爸爸为什幺总是亲左边的,难道我右边的奶子不好玩吗?”

我发情的揉弄着右乳,噘着嘴,向爸爸抗议着。

爸爸才恍然大悟,笑着说:“冰冰,你现在的样子,爸爸好喜欢。好!爸爸认错,马上改正。”

说完,爸爸便又玩弄起我右边的乳房,同时也用力的揉搓着左乳。

我感到很舒服、很兴奋,扭动着身子,伸手按住爸爸的头,希望爸爸更大点力气。爸爸看我已经动情了,便把手指捅进了我的嫩屄,在屄眼裏不住的挤压转动,在这强烈的刺激下,我的淫水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洩着。

爸爸看我坚持不住了,便坐起来,把我按倒在床上,压住我的大腿,将铁硬的鸡巴插入我的湿淋淋的小屄,狂野的抽插起来。

这狂风暴雨般的进攻,使我的大脑已被巨浪般的快感所占据,只想着大肉棒更深,更狠的插入我的小屄。

爸爸又插了几百下,终于射了精。

经过这一番惊心动魄的大战,我们都没了力气,只是微笑的看着对方。过了许久,我才觉得有些精神了,趴到爸爸身上,不停的亲吻着爸爸,柔声说道:“爸爸,你今天好威猛呀!插得小屄好爽、好舒服。咱们再开始吧,我又想要了。”

爸爸抚摸着我的屁股,笑着说道:“好女儿,你今天也不差呀。在床上,越来越像你妈了,像个小淫娃。不过,爸爸现在还不行,还要再等一会。”

“为什幺现在不行?我可等不及了。”

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潮湿的阴道